招商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NEWS

新闻资讯

进击的蒙牛:吞并贝拉米是为决战双千亿做准备


进击的蒙牛:吞并贝拉米是为决战双千亿做准备

进击的蒙牛:吞并贝拉米是为决战双千亿做准备

贝拉米为澳大利亚上市乳企,此前,凭借跨境购渠道,其一度成为中国市场的“网红”品牌。按照凯发官网k8.com蒙牛的说法,贝拉米所在的有机婴幼儿配方奶粉和婴儿食品市场会为其带来增长和利润率提升的良机,且这一收购也是公司国际化战略的重要一步。



近几年来,受奶粉注册制的影响,贝拉米的“网红”光环早已不在,业绩更是大幅下滑。在此背景下,蒙牛的这笔高溢价收购能否给其带来期待的效应? “双千亿”目标的背后,蒙牛又能否重回“铁王座”?



事实上,蒙牛的这一并购颇显突然。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在此次的并购交易上,蒙牛和贝拉米的洽谈时间并不算长,甚至可以说有些“仓促”。不过,这一说法并未得到蒙牛方面的证实。



进击的蒙牛:吞并贝拉米是为决战双千亿做准备

进击的蒙牛:吞并贝拉米是为决战双千亿做准备

为了收进贝拉米,此次蒙牛付出的代价并不小。蒙牛相应的公告显示,根据合作双方签署的《计划实施契据》,其建议以每计划股份12.65澳元的计划对价来收购所有计划股份。据称,蒙牛须就计划股份支付的总对价不超过14.6亿澳元。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贝拉米的净资产约为2.323亿澳元。



但投资者们并不完全认同。“40亿卖掉君乐宝,然后用近80亿收购在中国线下都不能销售的品牌,有点矛盾。”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者这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贝拉米不值这个价。”在蒙牛宣布了前述并购后,一名乳制品行业内部人士就这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他说,贝拉米这个曾经的网红品牌发展不过十来年,虽然有过高光时刻,但是眼下,由于迟迟未通过配方注册,贝拉米的产品无法通过一般贸易途径进入国内,基本只能依靠跨境购和海淘的方式,因而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并不好。



2017年,蒙牛提出了“双千亿”的目标,期望在2020年时,蒙牛可以达到千亿销售额以及千亿市值。2018年,蒙牛的销售收入为689.77亿元,同比增长14.66%。按照这一增速,千亿目标的实现略显困难。



基于前述情况,该名人士还表示,贝拉米并不是蒙牛的最优选择,而是不得已的选择。“因为目标就在那里,所以公司还是比较着急的”。



尽管不少行业人士都认为蒙牛的这一并购主要目的在于达成千亿营收目标,但蒙牛的想法不尽如此。



事实上,早在2016年卢敏放担任蒙牛集团总裁后,即对婴幼儿配方奶粉业务投入核心资源。蒙牛方面指出,贝拉米可以与其现有业务实现优势互补和战略协同,有助集团在中国和海外市场扩展其产品范围和客户基础。



进击的蒙牛:吞并贝拉米是为决战双千亿做准备

进击的蒙牛:吞并贝拉米是为决战双千亿做准备

在奶粉领域上,蒙牛在6年前已经经历过一场行业大并购。2013年6月份,蒙牛和雅士利双双发布公告,宣布前者收购后者全部股权,共涉及资金124.6亿港元。2015年12月,雅士利完成了对蒙牛旗下欧世蒙牛的全资收购,正式成为蒙牛旗下唯一奶粉业务平台。



目前,蒙牛看中的贝拉米业绩情况也有些低迷。根据蒙牛披露的数据,贝拉米的盈利能力正处于下滑通道。截至2018年6月末,该公司经审核纯利分别为6120万澳元和4280万澳元;但截至2019年6月末,其经审核纯利分别为3140万澳元和2170万澳元,同比大幅下滑。



宋亮表示,未来蒙牛如果为贝拉米做背书,将对后者的业绩起到提振作用。“这个品牌还是具备一定前景的。当初并购雅士利确实经历了几年的痛苦期,但这种并购长期来看是对的,只不过短期可能会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



据自媒体小食代近日报道,卢敏放在针对投资者的会议中已经表示,贝拉米会和雅士利分开运营,因两个业务的品牌、渠道和商业模式很不一样。



不仅仅是在奶粉业务上,过去几年,蒙牛频频发力产业并购,已然成为本土乳企代表。



当日,蒙牛前任总裁孙伊萍用一封“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告别信为自己长达1612天的蒙牛时光划上了句号。此后,担任雅士利总裁仅一年零8个月的卢敏放迎来了他新的身份——蒙牛乳业第四任总裁。



“收购、并购是公司2020战略的重要一部分,目前公司现金流很充裕,无论是国内、国外,只要有好的机会,符合蒙牛战略及核心业务的,我们看好了就会去做。” 2018年3月,在2017年的业绩说明会上,卢敏放曾公开表示。



2019年8月底,卢敏放在蒙牛乳业中期业绩报告会上阐释了蒙牛的产业收购逻辑。“蒙牛的收并购策略非常简单,我有的我不买,我没有的、符合公司战略方向、拥有高端产品和优质品牌的,我们才会予以考虑。”



蒙牛亦不例外。从现代牧业,再到圣牧高科,虽然这些收购标的均为蒙牛并搭建起全产业链体系“献力”,但是,记者发现,蒙牛在收购这些企业时,均充当“救世主”的角色,且在之后的协同过程中也需要花费数年时间进行“磨合”。无疑,这样的战略给蒙牛带来的阵痛也十分明显,至少在财务账面上,可称为“沉重的包袱”。



因此有观点认为,大举收购之后战略协同的不确定性,也掣肘着蒙牛的“双千亿”战略目标的实现。如今这一目标设定期限将至,多名业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蒙牛的并购举措还将继续推进。



蒙牛立下“双千亿”战略目标,背后是一则两强争霸的故事。



以时间进度来算,2018年称得上乳企双雄“千亿”目标上半场的结束期。根据财报,该年,伊利总营收达795.53亿元,同比增长16.89%。同年其营收收官于689.77亿元,同比增长14.66%,距目标还有着300多亿元的巨额差距。



“蒙牛的千亿目标其实就是一个:追上伊利,至于是业绩还是市值,无所谓。”9月19日下午,一位不愿具名的乳业内部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两巨头差距越来越大的原因总结来看主要集中在管理、渠道层面。” 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朱悦对记者表示,相较于蒙牛,伊利管理层稳定, 对渠道拥有较强的掌控力,可使渠道下沉。而蒙牛实行大商制策略,公司对渠道的控制力减弱。



关于蒙牛